一些有的沒的
关于朱一龙水仙
AO3:Appetizing_Long

【命题试写】七日春至(沈巍×罗浮生/程慕生)


        

【20190125】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“还是一样?”抬头看了眼来客,程慕生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生煎。”

    程慕生瞥了眼面前这位戴着眼镜的儒雅男人。几日前,这位客人就来了,点的却不是菜单上的,而是点了生煎。自那日之后,这位客人每天都会来,也都点一样的东西,今天已经第六天了。按他这儿的规矩,一个故事,换一道菜,那位客人也已经给他讲了五个故事。

    他做了个请的手势,让客人稍坐片刻。转身进了厨房,程慕生开始动手做起生煎包。

    和面、醒发、剁肉、调馅、擀皮、包馅、封口、发酵、煎制、加水、关火、盖焖。目不转睛地看着厨房的小窗口里程慕生忙碌的身影,那位客人指尖拨着菜单边角,抿紧了唇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端出一盘香气四溢的生煎放到桌上,程慕生拉开了椅子,坐在对面。

    撒着黑白两种芝麻和细碎葱花的生煎刚好一个一口大小。取了筷子,男人夹起一块放到嘴里,慢慢咀嚼。包底焦脆、内馅软嫩、香而不腻。男人面无表情,放下了筷子。他看向程慕生的眼睛,开始了第六日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小男孩喜欢的他被领养了。分开的那天,小男孩很难过,但却没有去见最后一面。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,不让喜欢的人走。”

    “被领养是件好事,可以得到更好的照料,往后的人生会有更多的机会。小男孩不想成为他的阻碍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孤儿院里的孩子只剩下小男孩一直没被领养。所有人都以为是小男孩脾气不招人喜欢才没被看上。但只有小男孩自己知道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小男孩在等,等喜欢的人回来找他,等着分别前夜拉钩钩的承诺兑现。小男孩怕自己走了,他就找不到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男孩努力学习,努力生活。小男孩记了许多诗词,想等有一天诵读给他听,因为他说喜欢自己的声音;小男孩也学会了许多包点的做法,想等有一天做给他吃,他记得他最爱吃的是生煎。”

    “可等了很久很久,他也不曾回来过。小男孩有些沮丧,但他还是继续守在那里。为了心中的期许,也为了保护别的孩子不再像他们那样被对待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小男孩长大了,不得不离开孤儿院。他凭着自己的能力,在大学找了份教书的工作。等站稳脚跟之后,他告发了孤儿院内发生的暴力。”

    “曾经对孩子们施暴的人都得到了法律严惩。一切尘埃落定之后,男孩申请接管了孤儿院。”

    “男孩在院里种上了许多花草,养了些小动物。孤儿院多了些生气,孩子们也多了许多笑容。”

    “男孩一边打理着孤儿院,一边四处打听他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男孩终于打听到他喜欢的人的情况。原来在被领养之后,他已经改了名,也因为一次车祸失忆了。”

    “男孩有些失落,但他不想放弃,他还在期许……期许着也许那人还记得他。”

    推了推眼镜,男人抬头看向程慕生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撑着脸颊,程慕生也看着那男人。他起了身,“今天的故事,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坐着没有动,过了会儿,才起身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明天……”正当男人走到门口时,程慕生突然喊道,“明天还需要生煎吗?”

    闻言一愣,男人随即转过头,冲程慕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,“要的。但是……可以外送吗?”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春至孤儿院。

    拎着餐盒,程慕生对着手中纸条上的地址。确定无误之后,他在门口登记好信息,按门卫的指引,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走过小路拐角,程慕生看到男人坐在草坪中间,旁边围着些孩子。

    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是在给孩子们念诗经。程慕生起了点兴趣,便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暖风吹过,带着男人低沉的声音,拂过耳边。

    程慕生突然有种奇妙的感觉。他看向那男人,静静地看着他和蔼地念着词句,给孩子们耐心讲解着含义。

    “……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老师~这首是什么意思呀?”

    男人笑了笑,合上手里的书,“你们回去读一读,先看看自己能不能读懂,明天我来考考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——”

    起了身,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,男人抬起头,恰好对上了那泛红的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小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


评论(12)
热度(28)
© 阿遠 | Powered by LOFTER